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养老金制度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0-08-27 16:09:11 来源:  编辑:

 

 2010年7月13日,“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养老金制度国际研讨会”在京召开。本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中心和西班牙对外银行共同主办。中国政府养老金管理部门的官员,社会保障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以及部分资深的中外养老金企业界代表参会。研讨会就 “宏观经济与社会保障”、“社会政策与资本市场”、“养老金改革:成效与前景”及“养老金投资的市场机遇”四个主题展开。主要观点如下:
  我国养老金仅占GDP6.62% 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截至2009年底,我国养老金总规模为2.25万亿人民币,占当年GDP的6.62%,而发达国家平均占比为40%—50%。值得关注的是,我国事业单位、公务员的养老制度整体上还没进行改革,企业老职工的养老金水平虽已经过6年上调,但是仍然偏低。中国社科院拉美所所长、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始于2008年初的五省市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几乎毫无进展,改革遭遇了部分地方政府的消极对待。
  养老金“空账”赤字巨大。郑秉文透露,中国养老金个人账户“空账”规模大约为1.3万亿,而2004年该数字为7400亿。中国人寿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说,“个人账户的行政管理权、基金运营权和监督权都集中在社保部门,不利于保证独立性和完整性。”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主任陈佳贵说,我国养老金制度存在统筹层次低下,覆盖面还不宽,基金管理非常分散、多数地区的个人账户有名无实,制度分割现象很严重等问题。
  养老金制度面临四大挑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指出,快速而来的老龄化社会、推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几年后出现的“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最终枯竭。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刘易斯在人口流动模型中提出)、未来严峻的通胀预期是我国养老金制度面临的四大挑战。“如果四个方面将来发生共振,后果相当严重。”
  专家称学习拉美不成功。“和拉美国家相比,中国的制度并不成功。”郑秉文称,1.3万亿的“空账”是中国学习拉美制度不成功的表现之一。其分析,拉美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以认购券(退休债券)的方式,较好地解决了养老保险制度转型成本问题,但中国一直未能解决该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与会政府官员认为,不应该过分担心“空账”问题,中国不同于拉美的地方之一为,中国如果出现养老金赤字,将会由国家兜底,个人账户资金虽然被用于支付当期养老金,但这是有国家信用背书的,参保人不用担心今后权益受损的问题。
  完全积累模式未必最佳。30年前,智利在全世界首个引进和建立了养老保险的个人账户制度,并对基金实行资本化运作模式,养老金投资收益率高达12%。中国借鉴智利的做法,首创了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模式。但郑秉文直言,中国引入个人账户是不成功的,个人账户的功能失灵了。上述不愿具名的官员则认为,伴随中国高速经济增长的同时,是社会平均工资的高增长率,这使得养老金的投资收益率超过工资增长率成为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背景下,完全积累的模式未必是最佳选择。
  养老金收益跑不过CPI。“2009年,中国养老金累计结余1.25万亿,五险累计结余1.93万亿,但中国养老金账户投资的收益率不到2%,面对高于收益率的CPI,形成了福利的巨大损失。”郑秉文针对上述数字分析称,过去9年里,CPI平均为2.2%,意味着每年损失几十亿。同时,由于城镇社会平均工资过去10年平均15%的增长率,使得养老金的实际购买力下降。
  解决问题的出路。各方对解决养老制度中的突出问题纷纷发表了各自的意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基金监督司司长陈良认为,中国养老金制度改革应坚持统账结合的制度模式,基本养老金投资运营政策,应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强研究,选择风险较小、收益相对稳定的投资品种,维护参保人权益。王忠民建议,在中国应该建立做大、做长、做强的储备性基金,同时建立稳健、持续、增值的个人账户,方可抵御各种挑战。王建建议,应该做实个人账户,委托外部管理机构,引入竞争机制,鼓励多元化投资,提高个人账户基金收益,同时通过立法对养老保障体系进行规范和确认等。郑秉文认为,到2020年,中国基本养老金滚存金额将超过10万亿元,不从根本上解决体制问题是不行的。应将统筹基金集中起来,实行集中的投资管理。具体而言,将雇主和雇员的缴费全部划入个人账户,实行“记账式大账户”的模式,同时中央政府应建立一个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机构,对全部缴费收入进行市场化投资等。至于养老金是否可投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