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教育 > 正文

论老年教育现代化

2009-09-29 10:59:14 来源:  编辑:

梁列

        实现现代化,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宏伟目标。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建设离不开教育的现代化。作为国家教育终极一环的老年教育,它的现代化同样应该是国家现代化本源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老年教育现代化指标的提出

        社会现代化涵盖的是社会生活的所有部分,涉及社会、经济、文化、制度以及伦理和价值观念等诸方面,并由传统、传承而至现代元素所作出的全面转变。上世纪60年代美国现代化问题专家盎格里斯提出衡量社会现代化程度的十项指标,得到世界各国专家的一致认同,并迅即被采用为国际标准的现代化评价指标。30年后,当老年人口占到社会总人口10%到15%时,老年人参加继续教育的比重将成为衡量社会现代化程度的新指标!

        老年教育现代化的理念和内涵是否可以这样定义:它是一种持续的教育过程,这种过程有可能持续到其终极,它接纳所有老年学员,反对歧视和排斥,促进积极参与和进取有为,注重康颐愉悦,注重集体合作并满足不同的需求。但也应该对它给出一个能衔接国家教育现代化的评价指标,这起码不少于三项:一、老年人接受继续教育占总老年人口的比重;二、老年人接受高等继续教育占老年人接受继续教育总人口的比重;三、老年人接受现代化信息教育手段,占国家教育对同等接受信息化教育学生所设定手段的比重。

        老年教育现代化的前提条件:平等

        对于老年公民来说,受教育权是一项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法定权利。虽然联合国《国际行动纲领》早就列明:“作为一项基本人权,提供教育必须避免对年长者的歧视。”虽然在短短的二十余年间,我国老年教育事业以稳健的步伐踏上了时代的舞台,给人权保障和社会现代化事业抹上了一道瞩目的光辉,但对“年长者”的学习歧视,或曰接受继续教育的歧视依然未能“避免”。据某权威协会负责人发表于2004年的报告称,“目前老年大学和老年学校已达3.26万所,在校学员人数超过300多万人。”也就是说,在校学员人数只占总老年人口(按进入老龄社会的老年人口为总人口10%即1.3亿人计)的2%。把其他老年课堂的老年学员也算上,大抵也不会超过3%,就是说,至少还有90%的老年人仍未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这种完全违背教育公平原则的老年教育态势非常严峻。而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的预测,2001年~2020年我国将平均每年增加596万名老年人,年平均增长速度达到3.28%,大大超过总人口年均0.66%的增长速度,到2020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而2021年~2050年,我国将进入“加速”老龄化阶段,平均每年增加620万老年人。什么时候才能跟得上老年人口快速增长的步伐而给老年人以普惠的受教育权呢?这对于政府有关部门和老年教育工作者乃至老年教育现代化论者都还任重而道远!
 

作者:
相关推荐